栏目导航

news

联系方式

主页 > 联系方式 >

青岛旅游旺季导游连团转 半年能赚七八万(图)

发布日期:2021-10-22 05:20   来源:未知   阅读:

  眼前的这个姑娘,名叫张子苒,生于1989年,虽然今年只有24岁,却已入行当导游3年了,现在是中旅总社(青岛)有限公司地接部的专职导游。在青岛做地接导游,7月份开始就是她一年中最黄金的时段,基本都是“连团转”。目前的节奏大约是3天一个团,中间能休息一天,然后接着带团。

  周二,记者跟她体验了一天导游生活,感觉着实不易。这个体重仅90斤出头的姑娘,看起来弱不禁风,可是带起团来可不含糊,走路生风,觉得满满的都是能量。她告诉记者,导游这个工作就是“干半年歇半年”,每年这个时候是他们最忙的时候,起早贪黑,但是收入没有外界想的那么多,收入高的半年能赚七八万元,像今年“行情一般”,她希望自己好好干能赚个五六万元。

  “铃铃铃”一阵急促的电话闹铃把我从梦中叫醒,睁眼一看5:20分。眯缝着朦胧的双眼,我知道最多可以再赖10分钟的床,一念之中,竟然忽悠一下又睡过去了。“铃铃铃铃”闹铃第二遍响起,不由得伸了个懒腰,脑子里有个声音呼唤我不能再赖床了,这是最后的底线。起床,呼得一下站了起来,感觉头晕晕的,前一天晚上睡得有点晚,早起真是个痛苦的事。

  冲进卫生间以最快的速度洗漱,我有个习惯,带团的时候一定要画个淡妆,我觉得这是对客人最起码的尊重。“快出来吃早饭!”老妈在厨房里叫我,“别磨磨蹭蹭了,吃饭才是正经事。”看我在描眉画眼,老妈有点“气愤”,“胃不好再不吃好早饭……”没等老妈说完,我赶紧回应:“好了好了,马上就来!”省得她再继续唠叨。干了这一行,经常吃不好饭,所以在家的时候,按时吃饭老妈认为是“头等大事”,因此唠叨也是在所难免的了。

  吃好早饭,看了看背包,手机、票夹、行程单、钱包、雨伞、防晒衣、防晒霜……一一数过之后,我准备踏出家门了。

  计划定于早晨8点出发,算了下时间,6点钟出门应该绰绰有余。在起始站坐上了115路公交车,很幸运有座。

  在公交车上摇摇晃晃地走了不知多久,抬头一看怎么才到胜利桥!我的天啊,一看前面的长龙堵得要命,失策,怎么这个点就开始堵车了。看了下表,心里有点着急。公交车终于挪到了换乘站,325路车怎么也不见踪影,等了10分钟,心里挨不住了,打车!可是站在路边挥手了半天也没见到一辆空车,就在这时325路摇晃着出现了。“真是起大早赶个晚集!”心里这么嘟囔着。本来答应客人7:50赶到酒店门口接他们,现在看来要迟到一些了。7:45,我拿出手机给客人发了一条短信:“非常抱歉,由于路上堵车,7:50赶不到酒店,估计会迟到10分钟,请见谅!”短信发出去后很忐忑,幸好客人很通情达理,回复说:“没关系,我们也没用完餐。”谢天谢地,我终于在8:00出现在了酒店门口,没有耽误行程。

  坐上商务车,自我介绍了一番,很快和这7个人熟悉起来。原来上学的时候,认识我的人都觉得我很腼腆,现在都说我很开朗,应该是做这个工作的关系吧。

  我们在9:20才到达崂山南线景区。一下车,风好大,天好阴,感觉随时就可能要下雨了。“一会大家乘坐环保车一定要带好票,因为是凭指纹进入,所以大家的票互相不要混,也不要扔掉,最后我还要将票收回,拿回公司报销,请大家积极配合……”发好票后,我大声给大家讲了下流程。这次带的家庭团,4个大人3个孩子,上山要特别小心,我叮嘱了几遍大家安全问题,出门在外安全最重要,尽管觉得自己像个“老妈子“,但是带团出来大家能平平安安的再唠叨也是应该的。

  10:20,乌云压得极低,空气中的水气非常重。凭经验,我们这几个人的雨伞根本不顶用,到了山上肯定会湿个透心凉,在商店一人买了一套一次性雨衣穿上,感觉刚穿上一会,大雨就哗哗下了。从10:30开始,雨势越来越猛,地上都淌起了小河,一再叮嘱注意脚下安全,客人连连称赞我“未雨绸缪“,心里还挺高兴的。对于我来说,一个夏天至少要爬20次崂山,已经是审美疲劳了,再加上下这么大的雨,刮这么大的风,基本没什么乐趣可言,可是看到团里的几个孩子玩得还挺高兴的,听着他们的笑声爬山也是一种乐趣吧。

  将近2个小时的爬山结束了,到了山下风小了,雨也小了,脱了雨衣衣服潮乎乎的,难受,不过已经是万幸了。崂山南线爬起来相对容易,可是团里的客人都是孩子、妇女,走了一遭下来觉得腿酸。我倒好,锻炼出来了,天天运动,爬山不在线

  今天的行程相对比较轻松,客人选择的线路也都比较休闲娱乐为主。到了极地海洋世界的门口,旅游旺季游客特别多,一排排的游客等着进场。我以最快的速度换好票,分发给大家后,在门口讲了一些规则,叫大家不要担心,按照地上的小鱼的方向就可以出来。团里的一个孩子看记者在给我拍照,还调皮地在后面摆出了剪刀手,和客人成为朋友是我最大的快乐。

  把客人送到门里后,我返回来,开了发票,在门口等客人。这个时候老妈来了个电线岁的大姑娘了,在她的眼里还是个孩子,出团总是不放心,白天抽空就给我打个电话问问情况。听我说话声音不错,她放心了,有时候遇到麻烦的团,她在电话里都能听出我的情绪,也跟着着急上火的。所以我一般都调整好情绪再接她的电话。

  在等待客人的时间里,也算是一天中最闲的时候了,可以歇歇了。掏出中午司机师傅递来的饮料,猛喝了两口。平时不爱喝水,说话又多,忙的时候不觉得,一停下来就觉得嗓子很难受。很多同行都得了咽炎,自己也该注意下了。

  在外面晒了一会太阳,脸开始特别痒,当了三年导游皮肤变得特别敏感,去年夏天晒过之后,脸上特别爱起痘痘,现在两个面颊像火烧了一样,赶紧把防晒衣盖在了头顶上。

  来青岛不去青岛的地标可不行,从极地海洋世界出来后,我们匆匆地往五四广场赶,希望在天黑之前趁着光线好,大家都去拍拍照片。17:00左右,我们顺利到达了五四广场,看到青岛的“五月的风“,大家都感觉很亲切,以前都在电视里看到过。

  大家互相合影留念,我这一天的导游生活也将结束了。有时候感觉和每个客人的相识都是一种缘分,明天就各奔东西,可能这辈子不会再见,在夕阳西下的时候,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有点伤感。

  风吹雨打加上太阳晒,一天下来老毛病头痛病有点犯了,我不由得揉了揉头。眼尖的客人见我辛苦,从包里翻出一瓶藿香正气水递给我,说:“姑娘,累了吧?”一个善意的微笑,一个知心的问候,都将我一天的辛苦化为乌有。工作得到客人的认可,从心底高兴,入行三年还没有受到过客人的投诉和差评,这就是我的成绩吧。

  记者昨日从青岛旅游局了解到,目前青岛持证导游的数量在1万人左右。但是持证的多,真正能带团的少。有些旅行社不得不临时招募持证却从没带过团的 “编外”导游, “导游荒”的根源在于:旅行社不愿出钱长期雇用专职导游员,一旦到旺季,突发性的导游需求令旅行社措手不及,这就出现了一些“黑导游”宰客的情况。

  面对自驾游市场的不断扩大,一种新的运营模式正在运营中,亲情沂蒙旅游集团负责人范春生简单概括说:“以后的发展方向,将采用电子商务运营模式,把旅行社和景区联合起来。构建一个大的网络平台,游客联系旅行社之后,旅行社预售景区的服务,然后通过刷卡或二维码确认,游客自驾到目的地后直接消费,这样既满足了自驾,又省了游客的费用,还能把旅游业的资源有效整合起来,这是大趋势。青岛这边已经有20余个试点,整个网络仍然在搭建过程中,如果模式成功,这将是旅游业的新变革,是对景区、旅行社、游客三方都有利的新模式。”来源青岛早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