栏目导航

news

最新活动

主页 > 最新活动 >

“手机套现”生意骗惨大批大学生(图)

发布日期:2021-10-22 01:16   来源:未知   阅读:

  接受记者采访过程中,小侯多次接到同学打来的催问电线月初,在太原某高校读大二的小侯参加完学期末考试准备回运城老家,他一度想弃考办理退学,最后被好朋友劝住了。

  原来,小侯为赚取一些好处费,与多位同学和好友疑似陷入一场骗局——用自己的真实信息在某分期付款平台上“购买”了苹果手机,然后将手机交给一家公司,这家公司支付大学生一定的好处费,并承诺每月替学生还款。结果,款还没还完,这家公司负责人失联了,债也没人还了,随之而来的是分期付款平台的逾期通知及催款电话。

  2015年9月,小侯的QQ收到同学小刘的留言:“跟你谈点生意,做不做?”小刘进一步介绍是“手机套现”的生意。在校大学生多靠家里给的生活费度日,能赚点外快就能宽裕一些,小侯有些心动。“让我用自己的学生证以及身份证在分期网站上购买iPhone6或者iPhone6Plus,再把手机给了淼森公司,然后由这家公司分24次帮我还掉买手机的贷款,我得到的好处就是额外的200元酬金。”小侯说,一开始他也怀疑这家公司既帮自己还钱,又支付好处费,公司到底从哪里赚钱,在与这家公司签订的合同里,“乙方收购分期付款资格主要是用于帮助无法通过分期付款资格的第三方完成分期付款交易,乙方保证不会利用此从事违法行为,一经发现,乙方承担所有法律责任。”合同里的第一条承诺打消了他的疑惑。除了200元酬金之外,只要小侯再介绍一名学生购买,他就可以额外获得由淼森公司支付的100元奖金,如果他的同学还能发展其他人购买,他的同学也可以获得同等金额。小侯特意上网查询了这家公司的资料,“在工商局的网站,全国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山西)里,我查到这家公司有备案,叫晋中淼森商务有限公司,注册资本一栏是150万元,感觉是一家比较正规而且有实力的公司。”在此网页上,淼森公司的经营范围是商务信息咨询,加上同学小刘已经发展了不少同学参与,该公司的还款也如约进行,小侯觉得能干,他不但自己参与进来,还介绍好友和同学们一起参与。

  2016年6月,原本应该收到的还款突然停止了,小侯赶紧联络小刘,这才知道淼森公司的负责人联系不上了,“说是老板跑路了,赶快报警吧。”听到这个消息,小侯一下瘫坐在宿舍下铺,“我介绍了十几个同学参与,我的同学也介绍了十几个人,基本上我这条线个人,现在没有按时打款,就意味着我把同学们坑了。”同学们纷纷询问小侯,老板跑了该怎么办,还有的同学认为,小侯和老板是一伙的,剩下没有还完的钱应该由小侯来承担,“有同学认为,从网站上分期购买的手机最后是交给我了,所以应该由我来还,可是手机并不在我这儿,我快递给淼森公司了。”尽管小侯多方解释,还是有同学质疑。

  最令小侯难过的是,同学们是因为信任自己才参与到这件事情中,现在这笔费用要个人承担,小侯觉得自己害了自己也害了大家。从最开始的不断催促和打听,到最后不理小侯,小侯渐渐地失去了朋友,“连一个宿舍的舍友也不理我了,还有几个原本要好的同学,现在也不想和我说线月,参加“手机套现”的学生没有收到淼森公司的打款,小侯以及小刘等中间牵线人先帮大家延期了一个月,然而到了7月还款期,已经不能再延了,淼森公司也人去楼空,学生们开始收到各种方式的线;你好,我是负责山西的分期线下人员,我的线上人员怀疑你没有还款能力,现在我正在和你们区域经理赵在去你们学校的路上,你一会拿好你剩下的分期未还的全部金额和违约金去政教处等着我!如果你没有钱,我让学校广播,让你的同学们一块钱一块钱给你捐,我们过三四个小时就到!别给我打电话,有事去加线上人员协商。”这是小侯收到的催还短信。

  除了短信,所有欠款人员的邮箱、QQ以及微信都收到了类似的催还信息,催还人员还隔三差五给学生们手机打电话,提示再不还款就联系学校或者联系父母。“我们也和这些人解释过,说我们被骗了,但是对方说,这个钱还是要还。”工作人员提醒小侯,如果逾期不还,将会产生违约金,“应还金额是259元,隔两天就涨三元钱,这个钱里面包括违约金、催告费以及其他费用。”小侯说,高额利息也让学生们觉得压力很大。

  采访中,小侯的手机一直在响,他隔几分钟就出去接一趟,都是同学们打来的,“我觉得我不能躲,一定要和大家解释。”小侯告诉记者,其中有两个电话是同一个同学打来的,因为没有按时还款,同学报警了,让小侯去派出所说清楚,“去哪儿我都配合。”小侯说,自己介绍的同学里,大多数都只贷了一部手机,但也有经济条件不好的,一个人在不同网站贷了两部,他知道同学还不起,就主动帮同学承担一部,再多了,超过自己的负荷了。小侯说,为了早点帮同学们还钱,他想办退学,“我想出去打工,一个月挣上三五千块钱,就能帮同学还钱。”

  记者了解到,因为连累的同学太多,介绍小侯参与的小刘已经办理了退学,“我大概给淼森公司交了300台手机吧,连累的同学们也多,七八个学校的,真是对不起大家。”小刘告诉记者,原本他做兼职,学长小辛介绍自己送牛奶,送一瓶挣0.5元,因为收入少他想放弃,结果小辛介绍自己手机套现,“当时我想,一部手机还款时间是两年,两年以后小辛还没大学毕业,他不可能骗我们,难道他不要毕业证了?”小刘说,他也多次问小辛,不会骗了我们吧,小辛发誓说:“要是骗你,我出门被车撞死。”加上小刘接触小辛和淼森公司的负责人小高,发现二人都很节俭,感觉应该可信任。没想到,2016年6月,小刘最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小辛和小高都不见了。

  受害人小李通过三家网站购买了手机,听说淼森公司的负责人失联了,她多次去晋中榆次经四街万科郎润园文苑10幢1-101室(淼森公司的地址)查看,但早已空无一人。如今,兼职网站上还有该公司的广告,“大学城第一家深入校园的服务公司,全力打造全省最大的大学校园服务平台,提供服务员、校园代理、公司文员、传单派发、礼仪模特、传单派送等工资日结兼职。”

  淼森公司负责人失联以后,受害学生已经报警,8月31日,记者从晋中警方了解到,“我们非常重视这个案子,现在已经立案,案件在进一步调查中,也在抓捕嫌疑人。”

  2016年6月5日,济南54名大学生陷“分期购”诈骗;6月14日,河北石家庄某大学近三百学生被骗子盗用身份证信息在多个平台贷款,骗子卷款逃跑;8月30日,本报报道了“200多名大学生被骗200多万”……4月29日,本报曾以“分期贷款买手机获好处费?800名大学生被骗千万”为题,报道了太原警方侦办并抓获涉嫌诈骗的犯罪嫌疑人的过程。民警表示,此案中被骗的在校大学生遍及我省各大院校,人数达800余人。骗子公司究竟将手机如何处理了?民警称,被骗手机被犯罪嫌疑人以每部低于市场批发价150元至200元的价格,卖给太原市大南门和解放路的两家手机店,两个店主又以每部手机价格高于批发价或等同于批发价的价格将手机全部销赃,并从中非法获利。

  目前,我们并不清楚淼森公司的负责人将手机作何处理?本报对此案也将持续关注。

  在手机套现的过程中,每位参与的学生都签署了两份合同:一份是和网贷公司签订的 “网上购物合同”,一份是和淼森公司签订的 “收购分期付款资格协议签署确认书”。现在,淼森公司负责人不知去向,欠网贷公司的钱应该谁来还?记者采访了山西锋镝律师事务所的李波律师。

  “根据合同相对性的原则,学生从信贷网站办理的分期贷款应当由学生归还。”李波说,学生和信贷网站签订的合同证明学生分期贷款真实有效,应当按照约定履行还款义务。学生和淼森公司签订的收购手机协议是淼森公司从学生处收购手机的重要证据,可以作为报案的凭证和犯罪嫌疑人归案后提起刑事附带民事诉讼索赔的证据。

  淼森公司在工商局网站上注册的经营项目是“商务咨询”,从事的却是“手机套现”的事情,这样的经营合法吗?李波分析说:“根据《公司法》第12条规定:公司的经营范围由公司章程规定,并依法登记。公司可以修改公司章程,改变经营范围,但是应当办理变更登记。经营范围中属于法律、行政法规规定须经批准的项目,应当依法经过批准。”李波认为,淼森公司的工商信息显示其经营范围为商务信息咨询,但是在具体的运作过程中以为学生创造兼职岗位为名,利用学生个人信息收购分期手机,显然已经超越了其经营范围,属于违法经营,按照相关法律应当承担法律责任。

  信贷网站的高利率是否合法?催债方式是否合适?李波说,“虽然人民银行目前对各商业银行贷款利率规定对贷款利率不再设置上限,但是我国法律也有规定说同期贷款基准利率的四倍以上为高利贷,不受法律保护,所以,如果信贷网站的利率过高是不合法的。”

  李波认为,信贷网站的线下人员在催债的过程中应该通过积极沟通或者法律程序解决双方的借贷纠纷,而不停地发短信、打电话,干扰学生正常的学习生活,甚至扬言采取通过广播公布贷款学生姓名,影响其毕业等等显然是不妥的。

  这个骗局从一开始就有哪些漏洞?山西锋镝律师事务所的成建国律师分析说:“一是超越经营范围收购手机不合常理。”成建国说,淼森公司并不经营销售手机业务,他们既没有实体销售店,也不是代理商,没有自己的销售平台,而大量收购手机,显然不合常理。二是,进销手机利润空间较低不合常理。“通过学生分期与其他公民分期虽然可能有一定的差价,但是差价也不会太大。淼森公司在办理的过程中还要给代理人和学生支付报酬,细算下来就没有利润了,显然不符合公司追求利益最大化的本质属性。”

  成建国认为,网贷公司利率如此高仍然能在大学生之间火爆的原因,恐怕是银行对大学生办理信用卡的限制让这类平台正好找到了机会。他提醒广大学生,在遇到类似的“兼职”时,不要贪图蝇头小利,而是要多进行一些换位思考,天上不会掉馅饼,只有辛勤付出才会有回报,学习是这样,财富也是这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