栏目导航

news

最新活动

主页 > 最新活动 >

飘香槐花饼

发布日期:2021-10-22 05:20   来源:未知   阅读:

  春一点头,天就暖了。每到四五月份,槐花、榆钱挂满枝头,粉粉白白的一树树槐花真是喜人。每一个这样的日子里,我的思绪都会走到岁月里去,一遍又一遍地想起母亲做的香喷喷的槐花饼。

  我的家乡在农村,村旁有一处水湾,祖祖辈辈就在这里度年月。每年一开春,春草刚刚爬上斜坡和高冈,从这时起,年幼的我就天天盼着槐花开、榆钱一串一串地缀在枝头上。因为家里穷,没什么好吃食,季节赐予的美味就在我心里扎了根。

  那时我家院子里种了两棵刺槐树,院外有三棵,屋后还长着一排。每天太阳一出来,我就迎着阳光抬头往树上看,小鸟叽叽喳喳在树上叫,就是不见槐花开。我天天都想吃上槐花饼,盼得好心焦。槐树开花是春分过后的事,别的园子里已繁花落尽,默默的槐树才赶在春天转身离开之前开出花朵来。这一开,村落里像下了一场雪,院子里也便有了月光落地的声音。槐树终于开花啦,一树树小白花三五串扎成一堆,挤挤挨挨地挂在枝条上,整个村子白莹莹的,像悬挂了无数的小灯盏。

  全家老少齐上阵,我家采摘槐花的场面真是热闹。母亲拿了梯子,父亲一抬脚就爬到上面,在头顶上舞着绑在长杆上的镰刀,一大朵一大朵的洋槐花应声落下来,一会儿工夫就白了一地。我和弟弟忙拾进竹筐,奶奶也过来帮忙,还不停地说,今天给你们做槐花饼吃喽。那个年月里,槐花饼可是难得的美味,一听到这,我和弟弟就更来劲了,捡拾洋槐花的快乐直冲脑门。树梢上的洋槐花最难采摘,可乡下人爬树像猴子,父亲三下两下就窜到树顶,每采摘一朵,都会呵呵地笑个不停。这是个收获的季节,我们家会很开心地忙上一阵子。

  母亲动手做槐花饼了,我和弟弟在院子里疯玩一阵子,然后钻进厨房,充满期待地看着母亲。母亲先把新鲜的槐花小心地捋下来,清洗干净焯水,挤干水分放进面盆,接下来打入两个鸡蛋,加入简单的调料,拌上面粉,加入适量水用力揉,直到揉成一个大面团。母亲把揉好的面团分成拳头大小,在面板上一个个擀成薄饼,下面就要煎槐花饼了。嘴馋的我在厨房里东瞅瞅,西看看,想象着槐花饼出锅的样子。锅里的油烧至八成热,母亲把饼放进去,扑鼻的香味一下子冒出来,当煎至两面金黄,一个个槐花饼就出锅了。槐花饼香喷喷的,又酥又软,年幼的我一个接一个拿着吃,直吃得小肚子圆鼓鼓的。

  槐花的吃法很多,蒸槐花、凉拌槐花、槐花饺子、槐花丸子、槐花汤……那时母亲天天变着花样给我们做,我像过年一样开心,村子里家家户户都沉浸在一片喜悦中。